新闻归档

随迁子女他乡学习顺利吗(关注农村教育农村娃

2015-11-17 10: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从河南光山到江苏吴江做生意的李熙麟一家。资料图片在人口流动加快的当下,不少农村孩子跟随父母离开家乡,到打工地生活学习。换一个环境,对他们的学习有何影响?在完成义务教育阶段学习之后,他们又有怎样的人生选择?2013年起,在江苏的外来务工、就业人员子女,只要取得了江苏的高中学籍,接受了完整的高】
    正文:

从河南光山到江苏吴江做生意的李熙麟一家。
  资料图片

在人口流动加快的当下,不少农村孩子跟随父母离开家乡,到打工地生活学习。换一个环境,对他们的学习有何影响?在完成义务教育阶段学习之后,他们又有怎样的人生选择?

2013年起,在江苏的外来务工、就业人员子女,只要取得了江苏的高中学籍,接受了完整的高中教育,就可以在江苏参加高考

和往常一样,早上9点左右,江苏省南京市莲花实验学校九年级(8)班的李龙飞坐在教室里听课。此时,他的妈妈王大勤来到莲花北苑菜市场,在一个个摊位前细细地挑选。

20多年前,王大勤和丈夫从河南老家到南京务工。王大勤回忆,“刚开始是想赚钱回老家盖房子,后来大儿子龙胜出生了,几年以后,又生了老二龙飞。小孩到了入学年龄,为了他们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就留在了南京。”

作为沿海发达地区和区域性制造业中心,江苏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教育问题也因此成为不得不解决的大问题。

王大勤挑了很久,可菜篮子依旧是空的。她想为正在长身体的儿子多补充些营养,可家里所有的经济收入都来自丈夫和大儿子的务工工资。王大勤恨不得把一块钱掰成两半花,“收入不稳定,少的时候每月不到5000元,多的时候差不多7000元,除去房租、伙食费、水电费,剩不下几个钱。”多番比较后,她决定割点肉,晚上烧一盘红烧肉。

3年前,大儿子李龙胜初中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到工地上干活。“龙胜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但高考要回原籍,高中阶段学习只能回河南,可回去又没人照顾,也就没有继续念书。”谈及大儿子,王大勤有些遗憾。

或许是不够幸运,龙胜放弃学业那年离江苏省调整异地高考政策只差了一年。

从2013年开始,在江苏的外来务工、就业人员的随迁子女,只要取得了江苏的高中学籍,接受了完整的高中阶段教育,就可以在江苏报名参加高考。“外来务工人员为我们流入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当地政府应该尽最大努力,为他们的子女接受教育提供公平的机会。”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说。

好在李龙飞享受到了这一政策红利。“龙飞听话也努力,他想报考南京市第二十九中学。现在他是我们全家的希望。”王大勤说。

初中毕业后,大部分学生选择进入职业技术类院校,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压力,另一方面是跨不过中考这道门槛

在江苏,李龙胜、李龙飞的求学之路并不是个案。

仅在南京,由3个城郊结合部学校整合而成的莲花实验学校就接收了大量随迁子女。“我们学校现有在校生1854人,随迁子女占72%,来自全国19个省市,其中安徽、河南的随迁子女占半数以上。”莲花实验学校校长李健华介绍,这些随迁子女的家长主要从事体力劳动和个体经营户,经济情况普遍较差。不少母亲为了孩子的学业成了家庭主妇,虽然这样可以更好地照顾孩子,但也增加了家庭经济压力。

“在莲花实验学校,李龙飞的成绩名列前茅,像他这样想考高中的小孩每年有10%左右。”李健华提供了一组数据:莲花实验学校两届毕业生约500人,其中10%升入高中,随迁子女占一半以上,80%的学生进入职业技术类院校,还有10%的学生因为种种原因不再继续学业。“在我们学校,大部分学生还是会选择进入职业技术类院校,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压力,他们希望能尽早减轻家里的负担;另一方面,因为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对子女的教育不够重视,导致不少随迁子女学习成绩较差,无法升入高中,只能退而求其次。”李健华分析。

居政是苏州市吴江高级中学高三(1)班的学生,来自山东济宁。2003年,6岁的他随父母到吴江生活学习。父母在吴江养鱼,收入不错。2013年6月,居政初中毕业后进入吴江高级中学。“我应该算是新吴江人了吧。”

吴江区教育局对本区域内高中阶段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就读情况做了统计,高一年级有随迁子女774人,占所有高一学生的比例为22.4%;高二年级有689人,占所有高二学生的比例为19.3%;高三年级有517人,占比为14.5%,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

越来越多随迁子女在父母打工地接受教育,2013年仅有347人在江苏报名参加高考,2015年增至7454人

17岁的李熙麟来自河南光山县,现在是吴江高级中学高二(3)班的学生。这个从小学二年级就跟随父母来到吴江的女孩,已经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她介绍,父亲在吴江做彩钢板房屋安装生意,母亲在一家工厂上班,全家每月收入在七八千元,每学期学费1000多元。“我在吴江有很多好朋友,既有吴江本地的同学,也有像我一样外来的孩子。”

李熙麟很想念一位老家在贵州的同学。因为家庭的原因,中考结束后这位同学就回贵州了,“我初中班里来自外地的同学,后来几乎都进入了吴江的高中上学。”

在江苏异地高考政策出来之前,李熙麟的表哥在吴江读完初中后,只读了一年高中,就回老家上高中了。因为父母不在身边,也因为教材的差异,表哥后来成绩一落千丈,最终没有考上大学。“回家乡太吃亏了。我认识的孩子回去后完全跟不上,很多都放弃学业了。”李熙麟很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政策。在吴江有更好的学习环境,现在她的学习成绩属中上,将来想考一个二本院校。

吴江高级中学校长李雪林介绍,在这所学校,高中阶段的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共有249人,其中高一112人,高二76人,高三61人,“以前,随迁子女最多在吴江读半年高中,基本都回老家参加高考,现在基本都不走了。”2012年,有个来自外地的高一学生只学了半年便把学籍转到老家,但2013年初,江苏放宽了异地高考的政策后,这名学生十分懊恼,但已经无法将学籍转回吴江了,连呼“太不走运”。

江苏省教育厅提供的数据显示,越来越多随迁子女在父母打工地接受教育,并参加高考。2013年,共有347名符合条件的外来务工人员的随迁子女在江苏报名参加高考,2014年人数上升到3002名,2015年则翻了一倍,达到7454名,增加趋势明显。

“接纳随迁子女在打工地接受教育,有益于随迁子女接受连贯、相对优质的教育,有利于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李雪林说,“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提高教学质量”。

《 人民日报 》( 2015年11月17日 15 版)


备注:本文章为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创作者,如需要请联系原创作者。